• <optgroup id="61p00"><li id="61p00"></li></optgroup>
    <optgroup id="61p00"><li id="61p00"></li></optgroup>
  • 張海情系太昊陵

    時間:2017年06月05日 作者:劉偉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張海情系太昊陵

    享譽海內外的河南淮陽太昊陵,是為紀念人祖伏羲氏而修建的一座氣勢雄偉的宮殿式古建筑群,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園內古柏參天,碑刻林立,殿宇巍峨,十分壯觀。在太昊陵主建筑統天殿前,中國書協原主席張海先生題寫的一幅隸書楹聯格外引人注目:“伏羲蒼精初造王業,畫卦結繩以理海內。”此聯,恰如其分地評價了伏羲氏“三皇之首”的歷史地位,也表達了作者對人類祖先無尚崇敬的一片深情。

                                                                                                                  張海情系太昊陵

    早在1990年,張海先生就給太昊陵伏羲碑林題寫曹植詩一首:“木德風姓,八卦創焉;龍端名官,法地象天;庖廚祭祀,罟網魚畋;瑟以象時,神德通元。”十五年后,淮陽太昊陵迎來了改革開放和旅游文化城建設的春天,省政府及周口市和淮陽縣政府為打造河南文化強省的需要,決定在古城淮陽每兩年舉辦一次“中華姓氏文化節”。2006年10月,張海先生作為新當選的第四屆中國書協主席,又一次為太昊陵題詞“萬姓同根”表示祝賀,并親臨太昊陵參加“丙戍年公祭人文始祖太昊伏羲大典”,在莊嚴、肅穆、熱烈、盛大的氣氛中體驗了這一特殊環境中的重要活動。

    張海情系太昊陵

    這天,張海先生和來自國家有關部門、省、市領導及海內外華人一樣,心情格外激動。我也有幸參加了這次公祭大典,和他們有著同樣的感受。上午8點30分,古柏森森的太昊陵神道,高高聳立的太昊陵統天殿,在晨霧的籠罩下,透出幾分神圣。渡善橋兩側,手舉著黃龍傘和黃金旗的祭祀禮儀隊一字排開,旌旗獵獵,格外壯觀。所有公祭人員身披黃色佩巾,踏著紅地毯,從渡善橋陸續進入午朝門,穿過玉帶河、道儀門、太極門中心廣場,來到公祭大典的統天殿月臺前,列隊肅立,等待這一莊嚴的時刻到來。祭祀場所總體布局以古樸宏偉的太昊陵建筑為主體,紅色地毯從羲皇文化廣場一直鋪到主祭祀大殿,天子等級的儀仗列置于祭祀陵庭內,月臺兩側有數十面黃龍旗豎立,正中供桌上擺放著各種祭品和花籃。

    統天殿的月臺是自古歷代官員和百姓祭典人祖伏羲的地方。1993年以來,淮陽縣人民政府一改過去的一年一度的古廟會為公祭活動,現已連續舉辦十多次龍都朝祖會和兩屆“中華姓氏文化節”。在這統天殿上懸掛了十多年的張海先生楹聯和乾隆皇帝及當代國家領導人題寫的匾額,對這一系列祭祖活動作了歷史的見證。

    張海情系太昊陵

    張海與太昊陵的情結,緣于1992年的中原書法大賽。我記得那年深秋,張海率河南省書協領導周俊杰、李剛田等一塊到淮陽太昊陵觀看展覽場地,第一次來就被這里的一草一木所吸引。后來,太昊陵作為“中原書法大賽”的豫東展區,引來無數觀眾慕名觀看,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書法界的高度贊揚。從此,張海先生利用多種場合宣傳淮陽,盛贊太昊陵,為弘揚伏羲文化做了很多工作。所以,在我擔任淮陽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兼淮陽縣文化局長時,特邀張海先生為太昊陵題寫楹聯,他接到電話后,不到一個星期,就寄來書法真跡。這幅楹聯作品為原大書寫,高3.4米,寬45公分,正適應在太昊陵統天殿懸掛,他以擅長的隸書寫的這幅書法作品,古樸蒼勁,十分氣派,它和贊頌伏羲的內容十分融合,恰到好處。該幅楹聯和國家文物專家組組長羅哲文先生撰寫的“華夏文明三始祖,淮陽伏羲第一人”,緊密相連,上邊是乾隆皇帝題詞:“寶笈淵源,名跡久傳”。朱镕基、溫家寶、李德生、李長春、李鐵映等國家領導人都曾在這里合影留念,記錄了他們美好的回憶。

    提到太昊陵,首先讓我憶起了朱元璋。因為現在太昊陵規模是從朱元璋做皇帝開始的。據史書記載:朱元璋在與元軍作戰時,因寡不敵眾,敗下陣來,最后只剩下孤身一人,追兵又窮追不舍。在走投無路時,他逃進了太昊陵前一座自己曾經棲身的破廟里祈禱:“人祖爺若能保佑我平安無事,今后一旦得了天下,一定依照我的宮殿,替你重修廟宇,再塑金身。”話音剛落,幾只蜘蛛很快在廟門口織起網來。元兵追到廟前,見蜘蛛網封門,  以為里面肯定沒有進人,便向別處追去。朱元璋得人祖保佑,大難不死,離開太昊陵時,在伏羲像前拜了又拜。回到家鄉又豎起大旗,招兵買馬,結果一呼百應。后來當了皇帝,念念不忘人祖之恩,承諾了他的許愿,撥專款修建太昊陵,并親制祭文,派大臣向伏羲大拜。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借出巡汴梁,駐蹕陳州,到伏羲陵前三拜九叩,留下佳話久傳。

    張海情系太昊陵

    公元2006年,古陳淮陽為了擴大當地旅游業的發展,也為了讓世人永遠記住朱元璋與人祖伏羲那廣為人知的奇人奇事,決定在當年朱元璋駐足的地方立一石碑,名日“洪武駐蹕”。這四個大字就是張海先生所書。在這一新修建的太昊陵景點前,人們每每到此游覽,一邊講述著朱元璋的故事,一邊欣賞著張海先生的書法,別有一番情趣。

     

     

    作者簡介:

    劉偉: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河南工程學院特聘教授,周口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兼草書委員會主任,淮陽縣書協名譽主席。

     

     

    ( 網絡編輯:新聞中心 )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水中色大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