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61p00"><li id="61p00"></li></optgroup>
    <optgroup id="61p00"><li id="61p00"></li></optgroup>
  •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時間:2019年07月16日 作者:倪莉 信息來源:鳳凰網 點擊: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見過熱情洋溢的淮陽,見過溫暖動人的淮陽,見過活力四射的淮陽,那你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嗎?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許多淮陽的攝影師,熱衷于拍攝一陵一湖一古城的自然風光。他們穿梭在淮陽的每個角落,探索獨一無二的水城風韻,徜徉于萬畝龍湖之巔,記錄羲皇故都的魅力瞬間。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認識這座城,是從認識一座古老陵園開始的,太昊陵是世上最古老的陵園,是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的長眠之地,因每年的二月廟會聞名天下。太昊陵自春秋戰國時期創建以來就一直巍然屹立于龍湖之巔,歷經人間煙火,見證了無數朝代更迭。伏羲氏亦是與女媧同為福佑社稷的正神,為中華人文始祖,尊為“人祖爺”。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楊柳依依、曲水流觴,假山層層疊疊,一條騰飛的巨龍蜿蜒盤旋,昂首挺胸挺立,似乎吞云吐霧。這就是龍園,讓人不禁感嘆民族精神的核心魅力。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正如祈福太昊陵是為了尋根溯源,不言而喻,子孫窯的作用是為了繁衍生息、家族昌盛。這里是太昊陵最為有名祈福之處寄載了多少人的夢想和期盼。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幾千年過去了,祖先足跡留下的地方,仍是一如既往的人頭攢動、香火鼎盛。

    殿堂巍峨,古樹蒼勁,掩映著歲月如梭、日出月隕。只有一年又一年的蓍草蔥郁依舊,依然陪伴著晨鐘暮鼓,香煙繚繞……

    當淮陽藍遇到古老的鐘樓,就成了欣賞風景的好去處。這個古意縱橫的陵園,有著最耐人尋味的文化和韻味。一磚一瓦、一花一木,從羲陵岳峙到蓍草春榮,從孤舟蓑笠到斜風細雨,都是無數人夢里常常遇見的風景。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弦歌臺,相傳是孔子困于陳七日的絕糧之地,在這里,眾多“弦歌不輟”的儒家子弟領悟了“君子通于道之謂通,窮于道之謂窮”的儒學思想。

    每天晨昏,很多市民在這里晨練、漫步,近距離接觸儒家文化的核心。南湖里撒網打魚的漁船,收獲豐盈的生活。伏羲氏在這片土地上結繩為網、打魚狩獵。七千年以后,我們還能循著那遠古的歌謠,走向那些湖光水色之間在悠然的景致里,觸摸生命原本應有的清淡意味。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沿著南湖向弦歌臺方向,一轉眼就能看到九曲橋。人間總是有太多風景可以尋覓,讓自己安靜下來,在某個風起的日子,漫步九曲橋飄蕩到那片天水云煙編織的夢里,看詩書繾綣、春秋流連。淮陽八景之一的“蘇亭蓮舫”就是當年蘇轍被任命陳州教授時,和兄長蘇軾戀戀不舍之處,如今故人早已遠去,此地依然留下他們的傳說,剛剛落成的蘇子讀書園就是為了紀念和傳承曾經的“淮陽故事”。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千年前的歲月里,詩沉睡在月光下,風流延綿在風流上,寂寞重疊在寂寞上。還有吟唱與長嘯、琴聲與笛聲,都層層疊疊,跌宕在如夢的時光里,從未遠去。多情與無情,相聚與別離,美麗與哀愁,都在這座城市里安然無恙。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在這里,與幾千年未曾改變,依舊風姿綽約的古蓮,來個“親密接觸”。

    千年一遇陳州夢,龍湖里的清波,都在詩行里搖蕩。當曹植的思陵冢已成為絕唱,陳州郡的夜晚,仍舊燈火輝煌。與天地同頻的塤聲,柳笛低宛的纏綿,狄青梳妝臺上的影子,都還沉睡在皎潔的月光之下。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有人醉臥蒲葦叢中,有人狂歌藕花深處,湖畔的船上,何人也曾目睹琵琶彈得嗚咽?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范仲淹,望斷天涯路的晏殊,是否也曾把情衷交給這里的一縷荷香?

    淮陽,因水而浪漫,但淮陽的浪漫絕不僅僅只為水,先到幾處觀景點領略美妙風光。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這里是距離龍湖最近的欣賞萬畝龍湖風光的制高點,站在六藝閣上龍湖美麗風光盡收眼底,在最高的龍湖觀景臺可以看到整個龍湖最美麗的湖景,近處是游船環境優美綠樹成蔭,遠處是一望無際的蓮花是淮陽的珍貴記憶,淮陽的地標建筑很多,每一處都很“醉人”。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在文藝時光里,有人田園詩書,悠然自得;有人煙雨輕舟,快意江湖。所有的自在與寥落,所有的快意與無奈,都靜靜地綻放在蓮舍,與時光不離不棄。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歡喜與憂傷都沉淀在云水般的詩行里。遠遠望去,只看到龍湖水暖、楊柳依依。整座“蓮花池”由上百個品種的荷花覆蓋外形呈蓮花座形狀,多條道路貫穿其中,五顏六色的荷花姹紫嫣紅,繪制成各種繽紛色彩伴隨著陣陣清風翩翩起舞,淮陽依水而生,城中有湖、湖中有城,形成了非常優美的水岸線。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當曲水流觴遇上一縷荷香 你可曾見過自帶“仙氣”的淮陽?

    神州第一荷處,不同季節開放的荷花,不斷變換顏色美不勝收。

     

     

    ( 網絡編輯:新聞中心 )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水中色大型网站